_KASHI_

💜‖吃的很杂 防雷慎关!

正巧捕捉到了路过的春天的风
一起去看樱花吧🌸

@对称图像 感谢太太🙏挂件和小卡都台可爱了!!!!没中票没复活但是中了奖,我又快乐了x欢迎小死神入住这个可能有一点点挤的痛包😘

深夜短打,一个大概r15肉段子,正文走p2

一切起源于翻以前微博,翻到了16年打的一个非常青涩的肉段子,被这青涩的日式轻小说文笔打昏了脑袋,于是尽量回忆着原梗重新打了一下。脱坑好久摸不清角色性格,应该ooc了吧……?如果ooc了就当我写了俩原创角色吧😓

p1原微博p3原段子

再次感叹一下我写东西真是一如既往的青春疼痛日式轻小说啊

今天在微博看到一条关于美术老师对你说过的最让你伤心的话的po,评论里有几条『你怎么没去学美术』看的我心里泛酸,再加上又逢期末考试,心态再次崩溃了。

『从没选对专业的那一刻起,时间、精力、金钱的浪费就开始了』

高考过去也快两年了,数一数过的真的很快,我再也不是那个野心勃勃给志愿填上清一色的日语的未成年小孩了。成绩不够在意料之内,毕竟高中三年我都干了啥心里还是有b数的,但录取结果打乱了之前筹划好的一切。为了能读日专,分文理的时候选了文,在两年的时间里规划了很多读大学毕业后想做的事,虽然成绩一直在浮动可报的学校也一直在变,但一切的根基都是我能读日专。

就这样我没能读成日专,被调剂到了一个根本没听说过的专业。

我知道我不适合读语言,因为我根本没有毅力,而语言不能要半吊子不能耍小聪明。想读日专是因为我熟悉、我能靠爱发电,但变成了别的外语,大家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有毅力的人一步一步跑出去了,我在第一步就跑岔了气,后面就一直这样歪歪扭扭的跑出去了。我知道这样不行,但我真的很靠爱发电,没有兴趣就算强撑着自己去学效率也比不上学日语的十分之一。我努力去试着爱上,但却发现自己是个意外专情的人,不过想想也是,梦想了七年的东西是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让我移情别恋啊。

现在回想起17年的那个夏天,『虽然专业挺迷但是学校太好了我舍不得放弃』这种想法真的想让我打醒我自己,学校怎样与你何干?你这么多年来的目标是什么不是心里有数了吗?那么多年的坚持现在突然就忘记了吗?可没办法,我回不了过去,况且我是个十足的胆小鬼,害怕着一切风险,而复读恰好就是一项超高风险的事情。怪不了任何人,都是自己造成的后果。于是现在就只能为了当时的选择得过且过着。

不知道是记忆力衰退了还是真的效率太低,知识完全看不进脑子,甚至是很死记硬背的东西,合上书一秒马冬梅。曾经总是被夸心态好,现在一次小考就能让我暴一周痘然后大病三天,考口语紧张到一个句子里能夹二十几个嗯。肉眼可见的退化,我不仅没能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人,还变得越来越差了。连借口都没法找,血聚和根子没能考成艺术是因为她们父母的反对,我纯粹是因为自己当时不够努力导致现在更加没有努力的动力了。大一懵懂的对出国充满了希望,现在只觉得反正我毕业以后不会再碰本专业一个字,现在出国岂不是只是单纯的浪费钱吗。

目标逐渐越来越低,心态越来越丧,自我安慰水平越来越高,人越来越差,最后逐渐甘于平庸,梦想被现实磨平了棱角,但真的无可奈何。

唉。


【草莓派】他们说

#润智群活 关键词:芥末

#对话体流水账

#ooc慎!矫情中二的日式轻小说小学生文笔

#团爱出没

#内有捏造场景


都内某座高级公寓的顶层,国民偶像团体的队长大野智站在开放式厨房的操作台后,处理着手上新鲜的高级食材。那双手真是一双好看的手,骨节分明,又有暴起的血管紧紧贴合在上面,彰示出十足的中年男性独有的的魅力。熟练的将刺身码在白瓷盘里,端上餐桌,在两个略小的浅碟中用小勺挑入一点浅绿色的芥末,又分别将酱油倒入小蝶,将一点浅绿围成了孤岛。做完这些,大野智便洗干净手,坐在客厅的液晶屏前,补起了之前录好的综艺。

这一等便过去了许久的时间,等到夕阳西下,温暖的晚霞透过宽敞的落地窗盈满了整个房间。大野智略略有些困意,正在与瞌睡虫做斗争时,玄关处传来开门后又落锁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那听了二十来年的小奶音仿佛撒娇一般拖着音调说“我回来了——”。

大野智抬起头看着走进房间的男人,问他:“好晚,难得我回来这么早准备。今天是老家那边送过来隔壁农家爷爷自制的芥末,我觉得很不错就想带给你尝尝。明明今天过生日还要加班吗?”

松本润走到放置在落地窗旁的餐桌附近,将丰盛的菜色尽收眼底,“啊,谢谢智くん,智くん是真的还蛮喜欢吃辣的东西,不过今天的刺身准备的好细致,好多我喜欢的诶。不过毕竟今年年底是重要的二十周年巡演,想要早一点开始准备,尽量留给大家最美好的回忆嘛。但是staff们有给我庆生了,大家真的都很温柔呢。”

大野智将电视里正在播放的综艺节目关掉,走到餐桌旁拉开一边的凳子坐下,“松润果然很厉害啊,能坚持做一件事这么久,还做的这么好。”

“不不不,”闻言松本笑了起来,“明明一起做着一样的工作,还说这种话。”

“我又不像松润一样热血,早就差点坚持不下去了,要不是当时松润的表白吓了我一跳,我可能就去写辞呈了呢。”

“诶?有那么吃惊吗?我觉得我都表现的很明显了,瞒不住你了,才觉得与其让你察觉后说出什么令我很受伤的话还不如自己直接讲出来比较好。不过算上暗恋时期我都喜欢你了二十多年,这时间听上去都觉得很庞大呢。听到我能和你一起出道的消息,觉得自己简直走了头运啊,毕竟当时大野智可是jr里知名的不好说话的高岭之花。”

“有这么夸张吗?反倒是我才觉得如果松润知道了我对他怀有这种心思,肯定会大闹一番喊着再也不要和这种人一起工作了呢。”

“喂——在智くん心里我到底是种什么角色啦?不过交往之后也没怎么听过智くん之前心里是什么感情,再多说一点嘛。我曾经可是有一段时间以为是智くん在那种情况下只是顺势而为就回应我了,心里可泄气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最初觉得,啊,是可爱的弟弟。后来慢慢觉得好像你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我当时都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太可怕了,想着到时机了就辞职,以后只在电视上看你就够了,松润这样闪闪发光的人再也不要和我这样的人有交集就好了。当时松润表白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喝醉了,把我当成你心仪的女孩子了,你突然就凑上来吻我,有种自己的龌龊心思被揭穿了的感觉呢。不过松润怎么会在那种时机表白呢?”

“毕竟好不容易终于能登上国立了,要说放到平时我肯定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但是国立的烟花实在太美丽了,当时就觉得头脑一热,今晚必须要做完这件事,虽然之后也是借着醉酒的借口才敢说出来的。现在真的觉得当时能说出来真是太好了,如果没能成功挽留住你,说不定东京就多了一家面包店。”

“松润有时候真是对烟花一类的东西特别上心呢。”

“因为看到烟花在头顶上绽开就会有想要许下什么一生一世的诺言的冲动啊,那样不是很浪漫吗。”

“不过如果我当时真的辞职了,那我肯定不会留在日本的。我知道如果我说要退出,润くん肯定会想办法来找我的。”

“智くん真的是很了解我啊,我绝对会去追你问原因,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一气之下就会对智くん图谋不轨了。”

“别净说傻话,被你们リーダー的叫了那么多年,本来就放不下心,你又来找我那样撒娇,被浑身酒气的润抱着一边亲一边黏黏糊糊的说‘好き’,怎么可能还会想着走了。”

“智くん意外的很容易心软诶。”

“只是抵挡不住你的撒娇而已。润撒起娇来真的是绝品可爱,令人根本无法拒绝嘛。”

“这样说简直就是在说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嘛。”

“润くん做了这么多年色气担当拍了那么多恋爱剧但恋爱方面意外的不器用呢。说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也没错,总是很任性。”

“智才没有资格说我!去海钓从来都不通知我,也不接电话,问了经济人才知道智又去联系船长了,回来以后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就开始一言不发,搞得我总是很生气。”

“润也不是会轻易服软的性格啊。真亏我们俩能恋爱这么久,感觉是真的被润爱着呢。”

“这些年真的可难过了,做着偶像的工作,又都是男性,要一直瞒着很多人,还不能住在一起……有时候真的很不喜欢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而且还要这样下去起码很久,要是没有大野さん真的很难过。但仔细想想,这些年的幸福加起来总和果然还是大于难过的。”

“能和润在一起太好了,和润在一起的这些时光真的都是无悔的时光。”

“嗯……啊!智くん,快看,是烟花!今天居然在放烟花,完全不知道。”

窗外的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烟花,透过玻璃将房间照的五彩斑斓。光刺破夜色,将转瞬即逝的美丽填充在每一个此时此刻正抬头看着烟花表演的人的心里。大野和松本停下了交谈,一起沉默的看着窗外。等到烟火爆炸的声音变得稀稀拉拉,终于归于寂静,房间里变的安静无比,只有两人缓缓的呼吸声。是大野率先打破了沉默。

“烟花,果然很好看呢,润很喜欢的吧。”言罢,大野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注视着不知道哪里,略带湿意的眼睛里映出一片霓虹灯组成的东京夜景。

松本闻言抬起头,看着脸上已经泛上醉意的大野,也站起身来,走到大野旁边,牵起大野搭在玻璃上的指尖,“但如果是不是和智くん一起看的,那就没有意义了啊。”

大野转过头,眸子的倒影完全被松本的身影填满,“我也觉得。所以,35岁恭喜,生日快乐。”

松本略带着笑意的吐槽“所以的逻辑在哪”紧接着就被没入一个泛着淡淡芥末味的吻。

“辛い、けど香りがいい。”

是辛辣的,但却完美的中和了青涩。

难过过、纠结过,但总归没有错过。

芥末特有的清香后味融在了交缠在一起的唇舌间。


-END-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

抽到的关键词感觉最后被我写跑题啦x

烟花我是自己捏造的!想写一个适合少女润的场景x

最近三次很忙导致这篇完成度其实不是很高甚至自己其实也并不满意……谢所有参加的劳斯们和读者们不杀之恩!

第一次写自担却特别的难以掌握,艰难的表达着自己心里的长末,我写不出他们在我心里的万分之一好

最后祝先生35岁生日快乐!一切都要顺顺利利的啊!

七夕前太过寂寞(?)摸个鱼修了一张x

是自己!来自今年春天和小远的激情互拍

大龄空巢老人试图卖萌(?)

补个档

今年春天在玉渊潭公园拍的

没调过色

不会排版 瞎排系列

【冲田组中心】池田屋事件——傷

#剧本存档,个人用语习惯大量出现,游戏语音出现

#ooc慎!!!矫情又中二日式轻小说式小学生文笔

#冲田组、土方组、骨鲶均为无cp向的兄弟情

#历史事件有捏造

#捏造婶出现



序幕

元治元年旧历六月五日夜京都池田屋

(新选组与攘夷志士进行厮杀,冲田与土方背对背战斗,冲田突然弯下腰,剧烈的咳嗽)

土方:(甩掉面前的敌人,转头扶住冲田)喂!冲田,你怎么了?

冲田:(推开土方)咳咳、昨夜有点凉,染了风寒。那边的敌人要逃掉了,你快去追,这里交给我吧。

土方:(担忧的看了一眼冲田,跑下台)

冲田:(转过头对着最后一个敌人)这就不行了吗?欧拉欧拉欧拉!(举刀刺过去,清光折断,冲田用剩下的刀身斩杀敌人,敌人倒下后冲田回到舞台中间,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呕血,幕布合上)

清光:(仅声音)喂、冲田先生、冲田先生——

 

(幕布打开)

婶:公元2205年,为了歼灭企图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审神者从刀剑中召唤出刀灵并赋予其肉体,使其成为能够与时间溯行军战斗的付丧神他们被称作——“刀剑男士”

(开场op)

 

 

第一幕(本丸)

安定:(立绘动作)入手大和守安定,虽不易上手,但是把好刀。

清光:(从一侧上台)你就是新人吗?我是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难以上手但是性能一流。接下来我将作为这座本丸的近侍带你……咦,这不是熟面孔吗?

安定:(转头去看清光)啊,清光!自那之后真是好久不见了。

清光:(微笑)是啊,再次见面能用人类的肉体相遇真是太好了。(转头向后喊)喂!你们快看看是谁回来了!

兼:(豪爽的搂住安定)这不是冲田家的那个小子吗!好久不见啊!

堀:(跟在兼后面)大和守先生,今后又能一起并肩战斗了,请多关照啊!

鲶:哇,您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大和守安定先生啊!总感觉和加州先生的氛围很像?

骨:(托着下巴)嗯……是很像。

堀:大和守先生和加州先生曾经一同侍奉着一位主人,看样子那位非常有个性的大人对自己的刀影响非常深刻呢。

兼:是啊,毕竟比起本丸里很多刀,我们几个和原主人贴身的时间要长很多,实战也更多,化出身体以后好像都受原主人影响很深刻呢,对吧清光?

清:是这样没错啦……

鲶:现在的主人也是个很好的人哦!大和守先生一定会喜欢她的!

骨:大和守先生初来乍到,加州先生去带他参观一下本丸吧。

(四把刀打闹着下台,清光目送他们离开后转向安定)

 

清:(略带笑意)真是一个热闹的本丸啊。

安:(沉默两秒)其实刚刚我就想问了……清光为什么要围着围巾呢?很不方便不是吗?

清:啊?这个啊。(将围巾拉下露出脖子,露出绕着颈部一整圈的可怖伤疤)可能是因为之前战损的缘故吧,化出肉体以后这圈疤痕不管怎么手入也无法消除,一点都不可爱啊。如果想要得到主人的宠爱,保持最可爱的样子是理所当然的。

安:(一把抓住清光的手腕)可是…….

清:(打断安定)那为什么你化出肉体时也是带着围巾的呢?安定并没有无法消去的疤痕吧。

安:(收回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大概因为我和清光是搭档吧……你看,搭档不是都应该总是保持一致的吗?

清:(将自己的围巾整理归位,带着笑意)那以后的战斗可要互相帮助啊,搭档?

(幕布合上,再开时婶婶站在台中间手持卷轴)

 

婶:(严肃)新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出现了,现在准备出战。出战队员: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队长,大和守安定。目标,元治元年,池田屋。(收起卷轴,转身下台,幕布向中间合上,侧面走出安定)

 

安定:(犹豫)池田屋,是不是意味着能够再次见到他,见到我没能亲眼看到的……(幕布合上)

 

第二幕 池田屋

(幕布开,六人战斗状态)

安定:(伤感)这里就是这次任务的地点了吗……

清光:(不耐烦)你在伤感些什么啊?

安定:毕竟……没能和冲田君一起来到这里。

清:是啊,那个人虽然喜欢用你这样难用的刀,身体却不好呢。

安:(无奈)说到难用你也是一样的吧。

清:……是啊,像我们这样的刀的主人,不活久一点可不行呢。

安:真怀念啊,那些和冲田君一起并肩战斗的日子…… 

清光:比起这些,我们能做的只有挡住敌人,好好的保护由冲田君他们所创造的历史了。队长,指示吧。

安定:(有点紧张)那,拜托骨喰和鲶尾在外面巡逻,兼定和堀川守在一楼,清光比较熟悉二楼的地形,由我和清光守住二楼……可以吗?

兼:(爽朗)好的队长,不错的分配!

安定:请大家务必在保护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完成任务,祝武运昌隆!

(分三组下台,幕布打开,骨鲶背靠背防备状)

鲶:这里是凝聚着新选组的各位很重要的回忆的地方吧,怎么能让溯行军破坏呢!

骨:如果没有被那场大火夺去记忆,我们是不是也能体会到现在加州先生他们的感情呢……

鲶:比起那些,更重要的不应该是要守护和现在的同伴们重要的回忆吗?

骨:(打断)注意,有敌人的气息。

鲶:(无奈的回头望一眼,摆好战斗准备姿势,)那么,一决胜负吧——

(冲下台,堀兼防守状从幕布后走出)

堀:(试探)兼先生,这里是池田屋哦!

兼:(急躁)我知道的!

堀:是不是就能见到我们的主人……不,是前主人……

兼:(坚定又略带哭腔)不行!你忘了我们的使命了吗?历史就是历史,无论好坏。

堀:但是,兼先生,你在哭啊。

兼:(哭腔)烦死了!

堀:(防守)兼先生,敌人!

兼:好,干脆大干一场吧!

堀:那么,我也必须努力了。

(两组过场打戏)

 

第三幕池田屋二楼

(幕布一开便是时间溯行军和清光安定缠斗在一起,随意打两下)

冲:(仅声音)呃啊……好痛……

安:(甩开手上的敌军)冲田君!(朝声音的方向跑)

清:(转头看到,焦急的甩开手上的敌军,去拉安定)喂,你要去哪?

安定:(一把甩开清光)去帮冲田君啊!重要的主人受伤了,难道我要无动于衷吗!

清光:(更强硬的拦住安定)你疯了吗?我们作为刀剑男子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干涉历史啊,难道你想要暗堕成为时间溯行君吗!?

安定:你又懂什么??你知不知道冲田君在未来都经历了些什么?拖着苟延残喘的病体,作为一名武士,孱弱到甚至连举起我杀掉不吉的黑猫都无法做到,最后倒在病榻上再也没有起来!而我只能看着他越来越衰弱,什么都干不了!你作为他的战刀守护他到了最后一刻,而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着他作为武士的骄傲日渐暗淡,然后随着他的逝去被永远封存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上逐渐生出锈斑,成为一堆废铁!你懂什么!(一把抓起清光的围巾,贴近清光的脸)况且你不是想要用可爱的外表来博取喜爱吗?那道疤那么丑,为什么不去阻止自己折断呢?!

清光:(咬着牙根,一拳打在安定脸上,挣脱安定)一直念叨着冲田君冲田君的烦死了!我当然也想完整的守护他啊!将我从乡下的破刀剑铺带到京都,让我作为名刀而被记住的人,能把不易上手的我运用的如此纯熟的人,只有他啊!你还记不记得你现在是作为本丸一队的队长,接受了审神者的命令,来保护历史的?!这道疤,的确不好看,但却是冲田先生是在这个时代活跃过的证明,一直以来我都是把它当做冲田先生的荣耀来看待的啊!

安定(失去重心跪坐在地上,清光背后出现一匹敌刀砍过来,堀川跑出并挡下攻击)

堀:加州先生,小心!

兼:(护在安定背后,斩杀一匹敌刀)喂,冲田家的小子,在战场上可不能分心啊!

鲶:大和守先生,与其被过去的回忆所困扰,不如一起去创造新的回忆!

骨:(帮鲶挡刀)小心。

安定:(吃惊又感动)大家……

(一段激烈的打戏)

安:(喘气)敌人好多啊……

清:啊哈哈,真是盛大的欢迎啊,人气者真辛苦呢。

安:别说蠢话,认真起来!

清:我知道啊,但是比起那个曾孤军奋战的人,这里的情况要好很多啊。

安:哈…如果你不小心的话,折损刀刃什么的我可不管啊。

安:(有点害怕)……那种事情一点都不可怕的。拿出认真的态度应对吧?

(boss出现)

清光:原来你这家伙就是boss啊!

(一段激烈的打戏,安定被击中受伤)

安定;(痛吟)噶哈…….

清光:(愤怒)你这家伙……看看我的实力吧!

(清光和boss打,安定绕到boss背后)

安定:尝尝吧!从冲田那里继承的凌厉一击!

(boss惨叫着倒下,后方正在与敌军厮杀的冲田刀刃折断,同时斩杀了最后的敌人后吐血)

 

清光(扶住倒下去的安定,焦急的检查伤口)安定???伤的好重!(解下自己的围巾匆忙的包扎)快点回去吧,这样粗略的包扎撑不了多久的!

安定:(虚弱的带着一点哭腔)冲田君他还不知道,他未来要迎来怎样残酷的人生,迎来对他而言最悲催的结局…….

清光:(带着一点悲伤)……回去吧,那些本就属于他的人生的部分,只能由他自己来经历了。

(幕布合上)

 

第四幕本丸

(幕布打开,婶拿着卷轴看一会然后合起来)

婶:(开心的)恭喜你们,任务完美的成功了!安定,作为队长,真是在各个意义上都成长了不少呢!

安:(羞涩的挠挠头)也没有啦……作为冲田先生曾经的爱刀,做到这种程度是理所当然的啊。

婶:(欣慰的)清光真是有了一个很好的搭档呢。说起来,清光,你的围巾去哪里了啊?不过没有围巾的清光也超可爱啊!(搂住揉两把)

清:(羞涩的挣扎两下)那家伙在战斗中随意分神,为了帮他包扎,围巾都被这家伙的血染的脏到一点都不可爱了!真是的,一定要让他赔给我!

骨:(探头,有些内疚)那个……打扰了,清光先生,退的小老虎们不小心跑到你准备染指甲的凤尾花田里去了…….

鲶:(跟在后面探头,有些调皮)不过别担心,刚刚一期哥已经带着大家一起去抓了!

清:(挣脱婶婶,生气的追过去,鲶看到清过来赶紧拉着骨跑了)喂!我的凤尾花!让他们都出来,别再进去踩了!

安:(焦急的追上去)喂——清光——战后报告还没做完呢!等等啊你这家伙!

(四人跑下台,婶婶无奈的笑了笑,走到台中央)

婶:我作为审神者,召唤出凭借刀身存在的付丧神,给予他们人类的肉体。人的身体虽然很脆弱,但得到这具脆弱的十分容易受伤的身体同时,他们也得到了被叫做心的比任何钢铁都更要坚强的东西。正因如此,刀剑男士才能成为在各种战斗中击败时间溯行军,成功的保护历史的存在啊。

 

(ed结尾谢幕)

 

                                                               ——完——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写了有一段时间了,本来打算今年夏天上台的结果鸽了,于是来存个档

初代婶(虽然a了很久)真的很喜欢冲田组,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圆满(做梦)

如果有哪个社团想演这个故事就太好了!(做梦)


终于考完了!!!!!!让我浪!!!!

平安度过视听说考试
平安度过基波考试
外拍 顺便去看之前草了很久的展
p图 清一波老图发出来
准备舞台剧 好好完成这个策划了很久的剧
接拍 想拍小姐姐 也需要攒钱
如果可以的话今年冬天去考日语 时间充裕就n2 忙就n3
19年上半年去看一次控 下半年出国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谈恋爱

如果一切顺利就好了🙏🙏🙏